插花圣母的传说

栏目:利用 来源:邯郸信息港 时间:2019-06-27

传说,早先阁头寺的北兴室村有个女子,从小就许给了长武县的尚家。

这女子娘家姓李,爹娘早死了,她跟着哥嫂一起过日子。她这个嫂嫂可不是个好东西,总看着小姑子不顺眼,千方百计想着法儿折磨她。

女子从小就在山里放羊,风吹雨淋太阳晒,慢慢就落下个秃痂头病,又没人给好好医治,不久,一头乌黑的头发脱光了,头上的秃痂长成了盔。由于这女子从小就没名子,别人也因此而叫她“秃女子”。

女子长成了秃痂头以后,嫂嫂更欺负她了,嫌她脏就让她晚上睡到羊圈里。秃女子每天放羊回来,总要背一大捆柴,自己家里烧不了就送给村里的孤苦老人,大家都夸秃女子心肠好。恶嫂嫂却说她懒,叫她每天上山放羊,还要捻二两毛线。秃女子每天把羊一赶上山,就手不停地捻线,回来的路上,又手不停地拾柴。天天都能完成嫂嫂派给她的活儿。贪心的嫂嫂看秃女子好欺负,就不断给她加码。每天捻的毛线由二两加到四两,又由四两加到半斤,由半斤加到一斤。但是,再多也难不住勤快的秃女子,秃女子仍然天天都能完成恶嫂嫂给她派的活儿,好心的乡亲都在暗地里帮她捻呢!

恶嫂嫂一看没茬可找,有一天又想出一个整人的瞎瞎点子,硬要秃女子用一斤羊毛捻出二斤毛线来。一斤羊毛怎么能捻出二斤毛线呢?秃女子再勤快,也完成不了这个“任务”。天黑了,秃女子赶着羊群,背着一大捆柴,揣着不够份量的毛线回家,却还要挨嫂嫂的一顿打,连饭都吃不上了。

几天功夫,秃女子被折磨得皮包骨头,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天她把羊群赶到山上捧着那一斤羊毛,想到自己的不幸遭遇,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不知哭了多长时间,秃女子慢慢不哭了,她站起来,痴痴迷迷地把羊毛撕成絮儿,一绺一绺地挂在柴草枝头上,跑上山顶,一头从悬崖上扎下去。

突然,秃女子觉得自己被人轻轻的托起来又稳稳地放在地上,她回头一看,一个漂亮的媳妇站在她背后。那媳妇在她头上轻轻一摸,秃痂盔掉下来了,她头上立刻又长出了乌黑的头发。秃女子又惊又喜,一头扎在媳妇的怀里又哭开了。那漂亮媳妇用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大辫子说:“别哭了,你的事我都知道,我是天上的织女,看你是个勤快人,特地来救你的。”说完,弯腰拾起那掉在地上的“秃痂盔”又说:“你把这个拿上快回去吧,以后你有什么难处,把这“秃痂盔”拍一拍,它会帮你忙的。如果你要找我,只要对这“秃痂盔”吹三口气,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说完,那媳妇就不见了。

秃女子捧着秃痂盔回到山上,看见自己刚才挂在柴草上的一绺绺羊毛,心想:“这媳妇的话不知灵不灵呢,我先试试吧。”就拍拍秃痂盔说:“蒿草蒿草转一转,一斤棉花二斤线…”话没说完,满山的蒿草一齐转动起来,不一会,个个蒿草枝头都挂满了毛线。秃女子高兴极了,赶紧收起毛线,把秃痂盔往头上一戴,赶着羊群背着柴回家去了。

秃女子这一天才算完成了“一斤棉花二斤线”的“任务”,这一天才吃上了一顿饱饭。

第二天,秃女子向嫂嫂借木梳。嫂嫂越想越奇怪:头上一头秃痂,借木梳梳什么呢?一斤羊毛又怎么能捻出二斤线呢?恶嫂嫂把木梳借给她,就偷偷地跟在她的后边。到了山上,恶嫂嫂大吃一惊:满山的蒿草都在为秃女子捻毛线,秃女子正取下“秃痂盔”坐在阳光下梳着她那乌黑发亮的头发。这一下可把恶嫂嫂吓坏了,再也不敢打骂秃女子了。

秃女子的事慢慢在乡亲们中间传开了,人们越传越神。竟说秃女子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每天上山放羊,满山的蒿草为她捻毛线、土地爷给她拦羊、金童玉女在两边伺候她。

恶嫂嫂听了这些传话,越发气得不得了,咬着牙想坏主意。

终于到了七月七日这一天,秃女子长武的婆家要娶媳妇了。恶嫂嫂觉得这是个整秃女子的好机会,就阴阳怪气的对秃女子说:“恭喜你了,明天一早就有花轿来抬你了,从此,你就跟着你那一碌碡高两碌碡壮的傻女婿过好日子去吧。”这一说,秃女子好像是被人朝头浇了一瓢凉水,浑身都冷透了:“啊,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女婿,原来他们竟给自己找了个傻女婿,在娘家受尽了苦,在婆家还要更苦吗?”秃女子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流了下来。

七月七日这天,秃女子整整哭了一天。晚上睡觉时,她一摸头上的秃痂盔,顿时有了主意:“对!我不会到山上去找织女问问吗?”秃女子顺手拿起一根烧火棍就出了门。走到院子里,秃女子一看月亮快落了。“一会儿天太黑,我怎么走回来呢?”于是,她又返回去拿了一大把毛线,把一头拴在门栓上,拉着另一头向山上跑去。走到鞍子坪,毛线到头了,秃女子把烧火棍往那儿一插,取下秃痂盔急急的吹了三口气。可怜的秃女子忘了,每年的七月七晚上,织女都要到银河上去会牛郎,是顾不得到人间来的。秃女子吹了三口气还等不见织女来,秃女子就这样吹一阵、等一阵,等一阵、吹一阵,越等越急,越急越吹。到天亮时秃女子“坐化”在鞍子坪了。

第二天,长武人娶亲来了,秃女子的女婿也来了,这是个挺体面的小伙子,一点都不傻。女婿早就听说秃女子是个又勤快又贤惠的好姑娘,想不到竟“坐化”了,就把带来的一对红烛插在秃女子“坐化”的地方,美美的哭了一场。他的眼泪滴在秃女子插下的烧火棍上,那烧火棍竟活了,长成了一株漂亮的倒柳树。

秃女子活着的时候,人们就传说她是天上的圣母下凡,如今秃女子坐化了,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勤快善良的好姑娘,就在鞍子坪给她修了庙。因为她“坐化”前插下的一根烧火棍竟长成了倒柳树,就把她属为“插花圣母”。从此,麟游阁头寺的鞍子坪楼阁辉煌,香火鼎盛,每年七月七都有盛大的庙会,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长武的尚家每年七月七都要来给插花圣母进香,那仪式还挺隆重的呢。

如今,那庙早就让“破四旧”给“破”了,只有那棵倒柳树还长在那里。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