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消失的纸飞机和青春!

栏目:博客 来源:重庆企业新闻网 时间:2019-03-23
小小说:消失的纸飞机和青春!

每次我站在高处,眺望壮阔景色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小华。

小华的名字像个男生,她是我们班小玲的好闺蜜;而我和晓玲的关系很好。

小华的眼睛很大,头发也很长,看起来很好看,然而我那时候很内向,虽然她总是来我们学校找小玲,可是我却一直不敢和她说话。

那时候我的身边有三四个要好的同学,每天放学都一起回家,偶尔周末会约着一起出去玩,骑着自行车在城市的街道里穿行,那时候的我们是快乐的,也是忧愁的。

在我们一次偶然的聚会时,小玲带来了小华,然而在我心目中非常重要的小华,就在那一天,向和我要好的小杰表达了心意。

我肯定是痛心的,虽然我和小华不曾说过话,小华甚至不曾认真地看过我的脸,但是年少时的那一种微妙感觉,让我在那个时刻感到失去小华的痛苦。

然而小杰和小华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风平浪静的,相反,他们有时候分开,有时候相聚,分开时两个人都痛苦,相聚时两个人都快乐。

小华大约是知道我在注意她的,有时候会很有深意地和我对视;可是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对她的印象,那天我们几个哥们周末在一起聚会,快要睡觉时都睡不着,忽然就提到晚上给女生打电话这个话题,大家都认为,这会已经过了十二点,不管是哪个女生,如果接到电话肯定会暴跳如雷、破口大骂的。

可是小杰说,“你们说的不对,我知道有个女生,不管我几点打电话,就算是半夜或是凌晨,都不会生气,她整天都无聊得要命!”

“你说的是小华吧。”我淡淡地说。

怎么说呢,我当然知道小杰和小华的关系,他们之间既然关系好,当然会对另一个人不合时宜的电话或是行为有着更大的宽容,但是我就是受不了小杰那个态度。

虽然我和小华没有说过话,但是我知道她对小杰付出了很多,而小杰呢,在那天晚上对待小华的态度就好像是一件廉价的收藏品,他不但给小华打了电话,还开了免提,让小华恬淡的嗓音在深夜的寂静里流淌,在大家的哑然失笑中沦为笑柄。

我替小华感到心疼,决定主动和她联系。

我们很快成了朋友,虽然她和小杰时分时合,但是总算我可以和她走得很近,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感受她的那一种慵懒的气息。

快要开学的时候,我还在使劲赶作业,忽然接到了小华的电话,“嗨,小峰,来我们家一起写作业吧。”

小华和小玲住在一个小区,那个小区有个很特别的建筑,就像瞭望塔一样,楼梯螺旋着向上盘旋,一直到十层楼那么高,我和小华踩着那些旋转台阶攀上了瞭望塔的顶层,在那里写作业。

时间有限,我赶快埋头写,而小华呢,靠着栏杆边上折了一只纸飞机,可是扔下去的时候飞得不太好。

我仿佛找到了讨小华欢心的方式,就扯下作业本的一页空白,叠了一个纸飞机;我一生中叠过很多纸飞机,但是无疑那天和小华在一起叠的那一只纸飞机,是最完美的。

那只纸飞机,好像知道我的心意,从十层楼高的瞭望塔飞下,慢慢悠悠的,乘着夏日午后清爽的风,不断往前飞,快要落地时,忽然又再次跃起,向远方飞去,直到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真的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可是一个人太寂寞,两个人又太痛苦。”小华哭了。

后来,小华和另一个对她很好的男生走在一起,我很无奈,但也很欣慰;既然得不到,就祝福她吧。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