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尘缘如水(七)

栏目:博客 来源:湖南热线 时间:2019-05-19

往期精彩回顾:

【小说连载】尘缘如水(一)

【小说连载】尘缘如水(二)

【小说连载】尘缘如水(三)

【小说连载】尘缘如水(四)

【小说连载】尘缘如水(五)



12

林楠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人力资源部长办公室的,头脑中一直回响着部长和她的对话

“……昨天接到上级通知,你被调到日杂生资公司去工作了,不在我们公司了。明天把你现在的工作交代一下,然后就去那里报道吧。

“这,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商业局的决定。”

“陈经理知道吗?”

“知道,是他让我通知你的。”

“我要找他!”

“他今天出门了,晚上不知道是否会回来。”

人力资源部长是个四十多岁比较和善的男人,看到林楠眼里盈满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轻轻告诉了她一句:应该是陈经理的夫人秦雅丽那里出的问题。

林楠感到一阵阵眩晕,机械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瘫在沙发上,心里异样地发闷、发胀,眼泪象决了堤的河水汩汩流下……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见到陈长风。

晚上快六点时,陈长风终于回来了。林楠听到走廊里熟悉的脚步声,“腾”地一下跳起来,用纸巾擦了擦肿胀的双眼,走出自己办公室。

陈长风进门后,将公文包扔在办公桌上,人颓然地坐到长背靠椅上,叹息了一声,他感觉特别地疲累。

一抬头,却见林楠红肿着双眼站在门边,未先说话,两行晶莹委屈的泪珠成串地掉了下来。不用问,他也知道为什么。

有些无奈地掏出烟来,狠狠地抽着。沉默了很久,林楠依然不能平静下来。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温柔地想替她擦眼泪。

林楠退后一步推开他的手,极力克制了一下自己,抬起脸来望住他问: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

陈长风避开她探问的目光,没有正面回答:

“雅丽在无意中到了我们那些照片,我和她毕竟是合法夫妻,就因为我当时没有立即答应她和你断绝关系,她闹到了局里,现任局长和她父亲是世交所以我也无法再保你,你先去新单位吧。现在正是体制改革的时候,如果再让她闹下去,我的位置也将会不稳。”他眼前又浮现出秦雅丽那张因愤怒而变得扭曲的面孔。

“可你不是说要和她离婚吗?恋爱婚姻都是个人自由,你有你的自由啊。你不是说永远爱我吗?”林楠愤愤地问他

“离婚不是说离就能离的,我现在坐上这个位置毕竟是靠了她父亲的帮助,而且现在的局长和她父亲关系密切。”陈长风很无奈地说。他见林楠不说话,就走上前几步,用双手扳住林楠的双肩,很诚挚地望住她说:“当然我心里永远爱你这也是千真万确的。”

林楠气愤地甩开他的手,固执地将身体向旁边站了站,歇斯底里地问

“日杂生资公司是全局最小的公司,我一定要那里工作吗?!

陈长风沮丧地摇了摇头,冷冷地说:

“事已至此,我也无能为力了,你就听从上级安排吧。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也许对谁都好。”

“你——”林楠气得一时语塞,秀丽的面庞因激动和气愤而变得绯红,浑身阵阵发抖。过了好一会,才费力地问出一句:

“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

陈长风不回答,也不正脸看她,但却不忘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望向窗外,一副绝决的样子。

林楠像不认识陈长风一样呆愣在那里。良久,带着绝望的心情,她转身奋力冲出门去……

外面已是漆黑一片,而且还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冰凉的雨丝不断淋在林楠头上、脸上,使她混乱的思绪更加混乱,上哪里去呢?她这时觉得自己好孤独、好无助。一辆公交车停在她面前,她机械地跳上去,也没问这车是开到哪里去的,任由它拉着自己一站一站走下去。

她眼前一再地出现陈长风那副冷漠绝决的面孔,这面孔令她伤心至极,绝望地闭上眼。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了!她无法相信:这就是她不顾一切制约、放逐所有道义所追求的初恋情怀的结局;一直以来她所向往、所追求的人间浪漫纯情竟是这样脆弱;她怀抱了十个月的美妙感觉竟是一场梦,一场肥皂泡般容易破碎的梦!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以为可以同生共死的一个人怎么可以突然变得这样无情无义?

自己全身心的付出有意义吗?有价值吗?爱情原来是需要后悔的吗?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除了泪水和叹息,林楠再也找不到答案。她毫无保留地付出了一切,又轻而易举地失去了一切。是自己令自己一步步陷入困境的,走到这一步,又能怪谁呢?!此时,陈长风打碎了她所有的自信和对爱情所怀有的一切美好感觉,爱有多销魂居然就有多伤人她不自觉地又打了个冷战,心持续痉挛般地疼痛起来。

车到终点站,仅有的几个人也陆续下了车,快步向家走去,只有林楠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站台的凉篷下瑟瑟发抖。

雨,哗哗地大了起来,路面汇集着一条条的水流,争先恐后漫无目的地四散流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出租车“嘎”一声停在林楠面前,车门开处,传来许姗姗惊讶的声音:

“哎,林楠,老远看着就象你,你怎么在这儿?”

林楠木然地抬起头。许姗姗跳下车,被她怪异的表情吓住了,她一下子拥住她,急急地问:

“林楠,你怎么了?”

说话间手触到她的手心,“呀,滚烫!”许姗姗又摸了摸她的额头,也是滚烫,她还感觉到她的全身在剧烈地颤抖。

“你病了。”许姗姗大叫,快速将她扶上车。语无伦次地对着司机说:

“快,快——送医院。”

出租车在风雨飘摇的夜幕下飞速地奔驰着……

13

许姗姗送郑松出差到火车站,回来时巧遇林楠。

见到许姗姗后,林楠一直极力保持坚强的神经一下子崩溃了,她瘫软在许姗姗怀里。许姗姗把她送到医院看完病,又带回家,已是夜里十二点半。打的针和服的药渐渐起了效果,林楠很快睡着了……

林楠一觉醒来,已是正午。阳光透过窗帘洒到床头,环视了一下周围,看清这是许姗姗的卧室。此时感觉身轻松、舒适了许多,对昨天的记忆也慢慢地苏醒。

林楠正沉浸在昨晚的回忆中,许姗姗推门走了进来。坐到她身边,把体温计递给她,同时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松了口气说:

应该是退烧了。”接着又说:“昨晚你烧到39.8度,可把我吓坏了。我已经和家附近的一位家庭医生约好了,她一会来给你打针,过几天就应该会好的,不用担心。

“谢谢你了,姗姗,这次多亏碰到你。”林楠感激地握住姗姗的一只手。

许姗姗用另一只手理了理林楠散乱的头发,叫她不要动胳膊,笑着说:

“咱俩还用客气吗?”

过了五分钟,许姗姗把体温计拿出来,看了看高兴地说:“36.8度,真没问题了!

林楠坐了起来,许姗姗把枕头垫在她身后,让她坐的舒服些。定定地看着她有些憔悴的面孔,温柔地说:“昨晚看你那个样子,好吓人,好可怜!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林楠见她问,终于控制不住地趴在姗姗肩膀上,泪如泉涌,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和陈长风之间的交往以及这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全告诉了她。

最后,她哽咽着说:

“其实,这种事又能怪谁呢?还是自己太感情用事,没有把握好自己。以前在学校时接触到的男生都年龄相仿的大男孩,总感觉他们太幼稚,不成熟。及至上班后一碰到他,就被他吸引住了。他成熟、稳重、有魄力、又洒脱不羁。天天和他一起工作,厮守在一起,渐渐有了好感和依赖感,抵制不住诱惑……当然我不能找理由原谅自己,从最初就不该做这个连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小三”角色,根本上还是自己认错了人,不该让自己陷的太深,不该投入的那样彻底……最终的结局告诉我:我所有的付出,竟是一文不值,竟是这样的悲哀!在我心里一直奉为至高无上的爱情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爱情在他心里根本没有地位。现在我才发现,他城府很深,我根本不了解他,我太幼稚!

她深切地自责着,眼泪无声地流淌着。曾经的爱恨情仇,酸甜苦辣,一幕幕从心尖划过,使她感到撕裂般地疼痛……

整个过程中,许姗姗一直静静地听着,定定地望住林楠。只见她脸容悲哀中显得凄美无比,想必她在这场不正常的感情里,爱得好苦好累,挣扎得筋疲力尽,最终却又是这样悲凉无奈。她究竟为了什么?爱情真的这么脆弱吗?单纯真的有罪吗?人心真的这样变化无常、自私懦弱?她在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去见见陈长风,为林楠讨个公道。

待林楠又睡着后,许姗姗悄悄出了门,直奔威斯商贸总公司。很遗憾,陈长风到外地处理业务去了,许姗姗没有能见到他,却为林楠拿回来一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的录取通知书。

一星期后,林楠背着简单的行囊,带着满腹伤痛踏上了列车,她就这样来到了研究生院。

过了许久许久,林楠默默擦干不知何时挂满腮边的眼泪,给许姗姗回复邮件:

想念的姗姗:你好!

多少世间男女不停地问“情为何物?”可又有谁探得了答案呢?对于家乡那段生活,我不想再说恨与爱。因为有爱才会有恨,在我心里曾经的痴爱情深已经消失,曾经的美妙感觉早已不复存在,因此也就需再说爱与不爱,恨与不恨。面对青春无意的错失,我真切领了痛苦深美的意境。当青春的情感与欢乐最终被悲哀吞噬后,我渐渐学会了忘却,并且深深体会到忘却一些曾经刻骨铭心的东西是一种深刻的人生,积极的人生,轻松的人生。为了这种忘却,我毕业后不会再回家乡。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回去,但决不是现在。

你说的对,我们应该去理解许多人,宽容许多事,包容许多懦弱和自私……但我清楚地知道,我能如此面对的一个人绝不会是我所爱的人对于爱情我一如既往地坚持完美主义,无私无畏,至死不渝。生活可以有瑕痴,爱情却一定要完美!我的爱情应该是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一个浩瀚富有的精神王国,能在对方的心灵里找到一块至善至美的感情天地。能向我证明真正的男人是任何时候面对任何危机都有勇气敢承当,能给我一个永恒而温馨的家的归宿。

我现在真切地体会到没有婚姻保障的感情投入完全不值得的,毫无意义的。爱情是真实的内容,婚姻是美丽的形式,它们的完美结合才是感情的最高境界。我在努力寻找这种感情境界,相信自己今后会步入这种境界,拥有完美情。

祝福我!姗姗。

……

夜色渐深,四周万赖俱寂,只有手指键盘长久地亲吻着,在柔和的灯光下静静地伴着林楠那张恬静、俏丽、沉思的面庞。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