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栏目:VR资源 来源:中国妈妈网 时间:2019-07-20

清道光年间,中州新野有个名叫欧阳春的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祖辈世代为儒。他自称是唐代大书法家、曾任太子率更令(注:官名。秦始置,掌知漏刻,故云率更;唐称率更寺令,加掌皇族次序、礼乐及刑法事)、弘文馆学士欧阳洵的后代,就连家里的五间大房、四间厢房以及后院的亭台、花木、水池,据说也是祖上传下来。欧阳春在县城为官,家道中裕,衣食不愁。

欧阳春的儿子欧阳涣为人忠厚,心地善良。欧阳涣五岁时,欧阳春便把当地一位很有名气的先生请到家里来给他传授知识。欧阳涣读书非常刻苦,进步很快,闲暇之时还喜欢练习书法,经常临摹祖上传下来的率更令书法珍品《九成宫碑帖》,无论寒暑,孜孜不倦。欧阳春有个家奴名叫黑儿,比欧阳涣小五岁。黑儿来到欧阳家后,欧阳春见他相貌端正,忠厚老实,便让他陪伴欧阳涣读书。

话说欧阳涣十五岁这年的九九重阳节,天色阴沉,细雨霏霏。吃过午饭,欧阳涣和黑儿一起来到后花园玩耍、赏菊。一个时辰后,雨越下越大,欧阳涣只好领着黑儿朝屋内走去。由于地湿路滑,欧阳涣不小心滑了一跤。他正要从地上爬起时,无意中发现草丛里有一墨绿色的东西。捡起一看,只见它下圆上方,直径寸余,竟是一枚印章。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欧阳涣连忙把印章拿回屋里给父亲看,欧阳春轻轻剥去印章上的污泥,从不同角度仔细观察半天,然后惊喜地说道:“这是我们祖先太子率更令的印章,是个千年宝物。这枚印章经历了我们家祖辈不知多少代人,惟独你今天得到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以后你或许还有出头之日,望你好自为之。”欧阳涣听罢大喜,立即到街上买来五色丝线,系在印纽之上,佩戴于身,形影不离。从此他更加潜心临习《九成宫碑帖》,书法大有长进。

两年后,欧阳涣应童子试一举夺魁。拜见主考官王大人时,王大人连连夸奖欧阳涣的书法直逼率更令。他把欧阳涣的试卷递给各位考官传阅,大家都赞不绝口。随后王大人又拿出自己珍藏的一本唐初的《九成宫碑帖》珍本说:“此帖现已不易得,我今天把他送给率更令后代也问心无愧了。”欧阳涣见恩师如此大方,非常感动,连忙拿出自己随身佩戴的率更令印章让王大人观看,并给王大人讲述了这枚印章的由来。

王大人听罢,仔细欣赏了率更令印章,更加惊叹不已:“率更令果然有后啊!”说罢他命人拿出“八宝印泥”,恭敬地把率更令印章钤于《九成宫碑帖》的左上方,然后郑重其事地把《九成宫碑帖》和率更令印章一起交给欧阳涣。欧阳涣双手接过,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回到家里,欧阳涣把王大人赠帖一事告诉给父亲。欧阳春忙拿出自己家珍藏的《九成宫碑帖》与王大人所赠之帖相比,果然发现王大人所赠之帖实属极品。他欣喜若狂地对欧阳涣说:“此二宝有一,足以荣幸一生,而你一乳臭未干的小子竟一人兼有二宝,实属三生有幸,大福大贵。”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当年,欧阳涣滑倒在地捡到率更令印章时异常兴奋,年仅十岁的黑儿却满脸不高兴:“滑倒在地,差点摔伤身体才捡到这枚印章,可见它不是个吉祥的东西,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欧阳涣瞪黑儿一眼:“小小年纪,哪有这多的忌讳。”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还真让黑儿给言中了。

欧阳涣童试夺魁后,参加乡试,结果却是“七战七北”。在此期间,他的父亲、妻子相继病逝。为安葬父亲和妻子的遗体,欧阳涣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和家财,到头来除一印一帖外竟然家徒四壁,身无长物,日子过得饥寒交迫。黑儿多次苦劝欧阳涣卖掉印、帖,欧阳涣说啥也不答应,宁愿饿死也不肯卖掉二宝。为糊口度日,欧阳涣在家里招了几个学生,勉强维持生活。

一晃三年过去,这年新野县令为谋求升官发财,秘密派人到北京以重金厚贿权贵李大人。事有凑巧,这位李大人曾在新野为官,并耳闻目睹了欧阳涣得率更令印帖的经过,他早就对二宝垂涎三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因此,他让来人转告新野县令说:“想要升官容易得很,但必须把率更令印帖给我弄到手。”新野县令也知欧阳涣有此二宝。他想欧阳涣如今已是穷困潦倒,若以重金向他购买,定能得手。

于是他让人转告李大人,一个月内保证把二宝送到京城。李大人听罢高兴地说:“珍宝朝至,尔官夕进。”但新野县令显然低估欧阳涣对二宝的钟爱之情,任凭他以高官厚禄引诱,以严刑拷打相威胁,欧阳涣均不为所动。就这样一个月期限早已超过,新野县令依然一无所获。要宝心切的京城李大人认为新野县令有意捉弄自己,一怒之下向皇帝奏了一本,说中州吏治腐败,需要整顿。结果,包括新野县令在内的许多中州官吏均遭贬黜。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时隔不久,新任新野县令走马上任。新县令上任伊始,即出钱为欧阳涣整修房屋、园林,并把欧阳涣家的后花园作为新野县文友相会之处。在生活上,他也处处关照欧阳涣,经常给欧阳涣送来酒食、饭菜。他还在从政之余常常来到欧阳涣家小住,与欧阳涣一起饮酒论诗。如此一年有余,欧阳涣与新野县令俨然成为一对密不可分的挚友。

这年夏天,新野县令来到欧阳涣家,几句家常话说过,就听新野县令说道:“听说你有率更令印章和《九成宫碑帖》,前任县令即因此而丢官。能不能让我一饱眼福,见识见识这两件宝贝?”欧阳涣听罢面露难色,嗫嚅良久,不肯拿出。新野县令笑道:“常言道君子不夺他人之美。我乃堂堂一县父母官,又与你相交莫逆,怎么能夺你之美呢,你就放心地拿出来吧!”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欧阳涣实在无法拒绝,只好违心拿出二宝让新野县令观看。新野县令手握二宝,摩挲良久,赞叹不已,长时间不肯放手。直到天色薄暮,这才恋恋不舍地把二宝还给欧阳涣,起身告辞。

几天以后,新野县令派人告诉欧阳涣,说县里来了位有名的古董家,请欧阳涣把率更令印章和《九成宫碑帖》拿去鉴别一下。欧阳涣情知有诈,但碍于县令的面子,左右为难。黑儿气愤地说道:“宁肯卖掉二宝,也不能受奸人欺骗。”想来想去,欧阳涣最终还是狠心婉言谢绝了新野县令的一番好意。他原以为肯定得罪了新野县令,却没想到对方似乎并不计较这些,对他依然如故。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这年的中秋佳节,新野县令来到欧阳涣家,与欧阳涣一起在后花园观赏月色,谈论诗文。突然前院的大房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经过乡邻的奋力扑救,大火终于熄灭,但五间大房却被烧得精光。望着废墟中袅袅上升的余烟,欧阳涣面如死灰,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新野县令问他何事如此悲伤,他哽咽着说道:“我那两件宝贝被大火烧掉了。”新野县令不相信:“九成宫碑帖或许被烧掉,然印章你素来随身携带,如何会被大火烧掉呢?”

欧阳涣回道:“公有所不知,我刚才起身迎你之时,匆忙中未及更衣,印章连同衣服一起放在床上。现在床和衣服都没有了,哪里还会有印章的踪影。”说着还揭开上衣让新野县令看,印章果然不在身上。但新野县令还是不相信:“帖之存否,尚不可知,印章有金石之坚,即使被丢在床上,大火又怎能奈何得了它!”

一句话提醒了欧阳涣,他连忙用锄头在废墟里刨,结果却是一无所获。令欧阳涣不解的是这场大火之后,跟随他几十年的黑儿悄然失踪,音讯全无。新野县令却对欧阳涣家的这场大火一直持怀疑态度,认为是欧阳涣使的障眼法,目的自是要断了他要二宝的念头,故从此对欧阳涣怀恨在心。正在这时欧阳涣的一位表兄遭人诬陷被关在县衙的大牢里,欧阳涣受表兄家人之托在新野县令面前替表兄伸冤,新野县令遂以欧阳涣替“罪犯”说情为由,把欧阳涣也投进监狱。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三年后,又一任新野县令走马上任,上任伊始就亲自到狱中释放了欧阳涣和他的表兄,并当众宣布他们无罪,给他们平反昭雪。欧阳涣出狱后,旧宅早已易主,可怜他孤苦伶仃,无家可归。表兄本是一位生意人,他念欧阳涣因为替自己伸冤而饱受三年牢狱之苦,加之自己做生意也需要人手,便请欧阳涣住在他家,同他一起做生意。

这年岁末,欧阳涣和表兄从外地经商回来,发现家门口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乞丐看见欧阳涣后,突然跪倒在地,放声痛哭。欧阳涣感到很纳闷,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位乞丐不是别人,正是多年没有音讯的黑儿。他连忙把黑儿领到家里,帮他洗澡、理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接着,欧阳涣询问黑儿当年为何不辞而别,这些年到哪里去了。谁知不问则已,一问黑儿又大放悲声。

原来,当年新野县令步步紧逼,对率更令印章和《九成宫碑帖》志在必得。黑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二宝会给主人带来灾难。为保护主人,黑儿自作主张,于那年中秋节的晚上,当着新野县令的面,狠心放火烧了主人的房屋,然后连夜携带二宝离开了欧阳涣家。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要造成一种二宝被大火烧掉的假象,从而断掉新野县令要宝的念头。他原打算等事情风浪静后再把真相告诉欧阳涣,没想到中秋节过后没几天欧阳涣即被关进狱中。为救主人反倒害了主人,黑儿心里懊悔劲儿就甭提了。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之后他为了将功补过,携带二宝入京,在京城一侍郎家为奴,准备伺机用二宝打通关节,营救主人出狱。真是无巧不成书,黑儿为奴的这位侍郎,正是当年欧阳涣应童子试时给欧阳涣赠宝的那位主考官王大人。当黑儿送上二宝,请求侍郎救主人出狱时,王大人睹物思人,不禁感慨万端。他问明情况后立即写信给新野县令,要求他马上无罪释放欧阳涣。

事有凑巧,恰在此时新野又来了位新任县令,而新县令又恰是王大人的学生。所以欧阳涣和他表兄很快便平反出狱。得知欧阳涣已经出狱的消息后,王大人即将这一喜讯告诉黑儿。随后他将二宝还给黑儿,并赠给黑儿黄金百两,让他返回新野与欧阳涣团聚。他还让黑儿转告欧阳涣说,万不得已时就将二宝卖掉,千万不要重物轻人。黑儿拜谢过王大人,怀揣二宝和百金离开了京城。回家的路上,黑儿不幸遭遇强盗,二宝及百金被抢掠而去。他连惊带气,大病一场,差点儿把命丢在了路上。最后只好一路乞讨,返回新野。

黑儿讲完他的遭遇后,又抱头痛哭,边哭边说他丢了二宝,对不起主人。欧阳涣虽觉二宝丢失非常遗憾,但事已至此,也是无可奈何。从此黑儿也和欧阳涣一起东奔西走外出做生意。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却说后来某年夏天,欧阳涣一行三人经商来到山东泰安,住在一家客栈里。同客栈住着一位旗人,自称名叫居停,将南下江宁赴任,中途不幸染疾。欧阳涣见其一可怜,不禁生了恻隐之心,吩咐黑儿去侍候他。几天后,居停的病情越加严重,已到奄奄一息的程度,身边的仆人也逃得一个不剩。这时欧阳涣等人已办完事准备离开客栈,但他不忍心丢下居停不管,便让表兄先走一步,他和黑儿留下来继续照顾居停。

说也奇怪,经欧阳涣和黑儿的悉心照顾,居停竟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他非常感谢欧阳涣和黑儿的再生之恩,劝二人不要再去经商,跟他一起去江宁共享荣华富贵。欧阳涣和黑儿本就因无家可归才寄人篱下,所以经不住居停劝说,便答应了他的邀请。

来到江宁后,居停出任彭城县令,欧阳涣和黑儿从此便成了他的座上宾,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有天,黑儿和一群衙役喝完酒后,醉醺醺地途经彭城县鼓楼,朦胧之中发现路旁有人在卖《九成宫碑帖》。他眼睛一亮,顿时酒意全无,几步上前,一把拿起《九成宫碑帖》仔细一看,左上角钤的率更令印章赫赫在目,正是被强盗抢走的《九成宫碑帖》真本。黑儿心头一阵狂喜,不动声色地问摊主要多少钱,答曰:二千钱。黑儿二话没说,付完钱后拿着《九成宫碑帖》真本狂奔而回。

清道光年间“欧阳涣藏印帖案”全解

欧阳涣手握着失而复得的《九成宫碑帖》真本,高兴之余又不无惋惜地说道:“墨宝总算找到了,可印章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旁的居停听完了他们的叙述后插道:“前几天我出城后,碰见一人手里拿着两枚印章求售,言说是捡到的,价钱非常便宜,我便买了下来,不知是不是你们丢失的那一颗?”说着他让人把印章拿出来让欧阳涣看,欧阳涣接过印章一看,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黑儿亦是瞠目结舌。

原来居停所买的印章,一枚是步兵校尉的印章,另一枚色彩斑斓如旧,纽系五色丝线——正是欧阳涣朝思暮想的率更令印章。就这样,率更令印章和《九成宫碑帖》真本几经曲折,历尽艰辛,最后又回到欧阳涣的手中,真可谓奇中有奇,匪夷所思。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