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共享】追求风雅,不是远离柴米油盐

栏目:VR资源 来源:大北网 时间:2019-05-15

本文授权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物道(ID:wudaoone),转载请联系物道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中国人的风雅是家里摆着几个大书架,一架精致的古琴;泡一壶茶要讲究几十道程序,点一柱香能精确到风向。

 

但如果书与琴只是摆设,茶与香成了门面,那就是附庸风雅了。

 

真正的风雅,不是远离生活,而是能在平庸的生活里找到一丝光。

图片|了琹 ©


有时,我们困囿在柴米油盐里,焚一柱香能感受诗与远方。

当我们历经喧闹,品一杯茶能发现平凡生活里的闲情。

心里孤独时,与友人饮壶酒,那份温情,能慰藉世间风尘。


重复的日子里,唯有一颗雅的本心,才能在细碎生活中活出风雅。

图片|Photosynthesis ©


饮酒


风雅在微醺的酒意里


酒饮微醺,有一种令人徘徊回味的雅。


千年前的兰亭,因为一壶好酒的微醺,一众名士的诗兴,成就了千年的风雅。

图片|koto ©


永和九年的上巳节,暮春之初,王羲之与一众朋友在兰亭曲水流觞,饮酒赋诗。酒觞斟满美酒,像一只只小船,从上游曲流而下,缓缓在水面游荡,在谁面前停下谁就吟诗一首。


这一帮志趣相投的朋友,在酒意里咏诗,在竹林间狂笑,在乱世中傲立。


不久后,众人就做了二三十首诗,商议着集合成诗集,都提议让王羲之写个序。


王羲之正值微醺,醉眼朦胧,笔端蘸满墨水,龙飞蛇舞,墨在宣纸里晕开,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就此诞生。


他写下了最后那句:“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意思是说,虽然时代不同,但是雅是一致的,后世的人看了,也将能理解我们的风雅。

图片|白墙下的花园 ©

图片|诗词苑 ©


风雅不关乎时代,关乎内心,即便身居高楼,也都是兰亭中人,也能借此跟他们进行对话。


很多时候,我们忙忙碌碌,慢慢遗忘陪伴我们的朋友,诗意渐渐地冷却,恍惚间,才发现过得又糙又丧。


酒喝至微醺,两三知己笑谈,世界也变得清晰起来,生活的美与诗意也都放大了。


风雅不在别处,就在那朦胧醉意和知己中,

正因此,生活才不显得那么糟糕。


图片|子夜鸟PHOTO ©


品茶


风雅在浮生的闲情里


茶本风雅事,而世间谈风雅,绕不开张岱,谈茶,更绕不开张岱。


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是冬日闲情里的雅;“茶淫”张岱更是精于品水,鉴茶,制茶,他发明的兰雪茶一度传为佳话。

图片|昔物所 ©

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张岱前半生奢华精致,晚年落魄退隐山林,生活常至断炊,沦落到鱼塘养鱼,桑叶养蚕,为生计劳碌。唯有茶,是他在这庸碌的浮生里最后的风雅。


有时,忙完农活,张岱就携着小炉,茶具,挑个好地儿坐下来。茗炉煮茶,细细品鉴,慢慢细尝,那是他一天最舒适的时光。他没有忘记年少时制茶的手艺,老了仍常常制新茶,只不过不像以前请茶工,此时只能自己动手。


有山林可退,与山林同酌,在茶汤的氤氲中,他偷得的半日闲适,让他恍惚回到年少时鲜衣怒马、风雅精致的生活。


图片|子夜鸟PHOTO ©

图片|昔物所 ©


在这个步履匆忙的时代,人人都偶有压抑,甚至低谷,风雅就在那一盏茶的闲情里,闲下来,就能仰望黑夜的光芒。


劳碌的生活磨光棱角,

只有风雅能与其为敌,

带我们远离喧嚣,

让我们活得更像一个人。


图片|子夜鸟PHOTO ©


焚香


风雅在远方的想象里


焚香,是嗅觉的风雅旅行。一柱香,能带我们跨过辽阔的山川湖海,穿过四季的花草,越过微风细雨的林间。


黄庭坚说:“嫩寒清晓,行孤山篱落间”,闻之,像是在山间篱笆间。陆游则说: “蔼蔼如山穴之云”,闻之,像是身处云海,清凉迷蒙。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